首页 网易新闻-NBA 网易新闻-历史 网易新闻-军事网易新闻-航空 网易新闻-要闻

为巴黎圣母院痛惜前,先来了解它过去有多坚强

2019-04-23

而这一次劫难,差点让巴黎圣母院从世界上消失了。

假如没有遭遇火灾的话,塔尖部分将在未来四年内得到修复。

1789年爆发了法国大革命,君王贵族被送上断头台,巴黎随即陷入极度混乱。

柳鸣九,柳直.巴黎圣母院:历史的见证[J].中国测绘,2011(03):54-63.

比如英国的亨利六世在百年战争期间就在巴黎圣母院(1431年12月16日)被加冕为法国国王十岁等等。

类似的工程困难就不在这一一赘述了。令人振奋的是,这座大教堂终于在1345年建成了。

接下来,大约整整几百年的时间,她成为了法兰西民族的见证者。

就这样断断续续地,教堂才慢慢有了一个大概的雏形。

在拿破仑被流放后,曾经宏伟的巴黎圣母院早已被众人遗忘。

由于潮湿、空气污染乃至年久失修,巴黎圣母院却因为资金不足没有得到妥善维护。

然而,他最信任的执行军官狄特里希·冯·肖尔铁茨(Dietrichvon Choltitz)却在关键时刻选择了背叛他。

同时还盗走神像,将里面的钟熔化,砸碎玻璃花窗等等,破坏程度惨不忍睹。

如今令人欣慰的是,圣母院内最重要的文物耶稣受难荆棘冠(Couronned'epine)也被成功抢救。

所以,为了让建筑整体呈现出统一的风格,杜克还是要在原建筑的基础加以创作修改。

人们纷纷呼吁对巴黎圣母院进行重建,还大家一个宏伟的教堂。

由于缺乏一定的维护,这座建筑在岁月的变迁中开始变得破烂不堪。

比如18世纪中期,勒·维埃兄弟就直接拆掉了圣坛高窗上的彩绘玻璃窗,取而代之的是透明无色的玻璃。

在历史的进程当中,巴黎圣母院也受到了诸多的不当修复和人为破坏。

它就像忒休斯之船不断被修补,历经法国大革命、王政复辟、巴黎公社、两次世界大战的多重洗礼。

殷俊洁. 维欧莱—勒—杜克的修复理论研究[D].中央美术学院,2011.

在这种情况下,巴黎圣母院也遭到了暴徒无情的洗劫。

在19世纪的修复过程,他以新的橡木和铅来原料建塔顶,整个尖塔重达750吨。

每当新的主教上任时,他们接手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教堂的工程进度。

甚至有建筑师为了讨好当时的政权,肆意对其进行强拆强改。

然而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,毕竟当时并没有现代建筑技术。

供图:BBC根据谷歌地图制图

By Stephanie Pappas, Live Science Contributor|April 15,2019 05:19pm ET

直到2018年,法国国家才决定为修复圣母院出资4000万欧元。圣母院自身则需另外寻找2000万欧元。

这也就有了巴黎圣母院我们看到的3排柱子,以起支撑作用。

在杜克看来,修复工作是让自己臣服于那个不复存在的历史时期。

我们普通人可能想不到,不当的修复会比岁月侵蚀或暴怒的民众造成更大的损害。

可事实上,巴黎圣母院远比你想象得要顽强。

毕竟雨果笔下的《巴黎圣母院》可以称得上全世界标志性的文化符号。

同一天,希特勒气急败坏地发出了一条电报,“巴黎到底烧了没有?”

中殿的纵向部分之前(中)和后(左)的支撑,1225-1250

因为他曾下令巴黎守不住的时候,就用一场熊熊大火将它变成废墟。

比如为了取悦路易十四,当时建筑师就对巴黎圣母院里的至圣所和圣坛进行翻新。

直到1801年拿破仑崛起后,它才重新成为教堂。

可鉴于雨果也在书中批评某些建筑师无视古迹的价值,肆意拆毁和改造。

原因是这位纳粹军官无法忍受毁灭巴黎的美好,才让巴黎留存于世。

眼看墙就要往外倒了,工程师大胆地在巴黎圣母院的外围修建扶墙。

当时塔尖的修复计划

他们拆掉了巴黎圣母院13世纪建造的尖顶,破坏所有大门上的主要雕塑。

3世纪大教堂广场下的基石

原本默默无闻的教堂也吸引了众多基督徒前来膜拜。

然而,我们在劫难面前痛心疾首的同时,也不要忘了理智客观的看待。

塔尖周围环绕着十二使徒的铜像,每三个人一组,分成四组,罗盘上的每一点都有一组。

而巴黎圣母院大门上的浮雕,国王廊,扶壁等都依照过去的样式复制了。

另有消息称,闻名遐迩的玫瑰花窗不幸在大火中烧毁了,但此消息仍未被证实。

有专业人士分析,这对巴黎圣母院的整个工程来说影响不是那么大。

Notre-Damede Paris.Wikipedia.on 16 April 2019,at 12:57 UTC).

等到12世纪,巴黎已成繁华的大都市,许多人慕名而来。

南面的玫瑰花窗

这样就能让取得胜利的盟军,顷刻间输掉了一切。

可历史是无法改写的,这座教堂也必须顽强地接受命运的考验。

正是这一举动,毁坏了圣坛原有的珍贵装饰,使古人的智慧湮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中。

可狭小又破旧的教堂看起来十分寒酸,压根配不上巴黎当时的地位。

当大多数罗马信基督教的时候,它成为了一座正式的基督教堂。

而今天所毁灭的塔尖,就正式重建于杜克时期即1860年。

而完成这项大工程中间遭遇的困难,可谓是数不胜数。

不管怎样,1865年5月31日巴黎圣母院的修复工程才得以全部完工。

谁能想到,这一修就修了将近两百年的光景。

巴黎圣母院火灾后内部图(图源:法新社)

可惜的是,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。

一时之间,巴黎圣母院也成为了全法国乃至全欧洲最有名的教堂。

这也让杜克在历史上备受争议,不少人对其展开了抨击。

2019年就在塔尖倒塌的前几天,所有的雕像都被移走,送往特定地点修复了。

Revolution,Napoleon and Now Fire:What Paris' Iconic Notre Dame Cathedral Has Endured

等募集到资金后,这座破烂的教堂迎来了历史上第一次的修建。

这座宏伟明净的建筑,是欧洲历史上第一座完全哥特式的教堂。

其次最先修复的重点便是塔尖部分,并于2018年11月完成了脚手架的搭建。

这一天,世界各地都在为巴黎圣母院的燃烧感到哀叹。

可一些不当的修复,反倒使原本还算好的教堂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毁坏。

当时的主教苏利(Mauricede Sully)实在看不下去,便带头筹建新教堂。

每一组的前面都有一个动物,象征着四个福音之一:圣路加的公牛,圣马克的狮子,圣约翰的老鹰和圣马太的天使。

兴许是害怕它被岁月侵蚀,建筑师时不时要找些借口对巴黎圣母院进行修葺。

到了17世纪末,巴黎圣母院又遭遇了一次民众的恶意破坏。

1944年8月25日,巴黎刚从纳粹铁蹄下被解放出来的第一天。

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巴黎圣母院也是在重建的这个。

拿破仑也不计较太多,简单修了修便在那里举行了自己的加冕仪式。

然而,这些小修小补还不算什么,等待它的将是更大的噩梦。

参考资料:

巴黎圣母院也因此得以完全保存下来。二战胜利后,戴高乐光复了巴黎,带领人们在巴黎圣母院高唱圣歌的仪式。

“钟楼怪人”卡西莫多的家幸运地未被波及——红色部分为损毁部分。

古罗马时代,巴黎圣母院的原址本是一座小神庙。

原因在于,肆意增加式样会破坏大批遗迹的珍贵性,甚至降低人们对它的兴趣。

最后经过严格的选拔后,建筑师欧仁·维奥莱-勒-杜克(Eugène Viollet-le-Duc)负责全面修缮教堂。

如果拿破仑最后没有战败,也许巴黎圣母院可能就是另一番模样。

能明确的是,整个巴黎圣母院的建筑框架是不会消失的。

不妨静下心来想想,我们心目中的巴黎圣母院仅仅是建筑,还是它不断被修补背后的顽强?

比如南面的玫瑰花窗,也借鉴了兰斯圣母院西立面的花窗样式,将其旋转为轴线呈垂直对称的状态。

巴黎公社

在这个动荡的时期,就有人试图纵火焚烧巴黎圣母院。

可理想是丰满的,现实是骨感的,遭到损坏的建筑很难再一模一样了。

要是钱花完了,工程就先停工,主教再喊大家捐钱。

不光是里面内部的主体被毁坏,这座辉煌一时的教堂还沦为了残破的藏酒仓库。

1871年3月18日巴黎人民武装起义,成立巴黎公社。

虽说工程师全力抢救修复,但它的外墙被窃去了很多,并非原貌了。

苏利(Mauricede Sully)

大家一致的心愿,就是能拥有一个全巴黎最宏伟高大的教堂。

欣慰的是,大火被及时扑灭,圣母院的主体建筑才得以保存。

所以,对于这次呼声很高的修复工作,大家采取的是更谨慎和小心的态度。

所以,他把教堂内外的浅浮雕的损坏保留了下来,尽可能找到原材料进行恢复。

Our Lady of Paris:a history of Notre Dame Cathedral

相信今天从早到晚,我们的社交网络上不断有人为这场大火痛心疾首。

为了建造该教堂,法国人前后一共砍伐了21公顷的森林。

作者:SME情报员

标志性的哥特式塔尖在大火中倒下,美丽玫瑰花窗渐渐融化。 标志性的哥特式塔尖在大火中倒下,美丽玫瑰花窗渐渐融化。

这使得矗立在巴黎圣母院外部的雕塑倒塌,塔间高处的栏杆倒塌成为废墟等等。

在他的呼吁下,巴黎的各界人士也纷纷掏出腰包支持。

好不容易等到战后和平岁月,巴黎圣母院不必再经受革命与战争的考验。

等到1831年,雨果的《巴黎圣母院》出版后,才让大家又重新想起了它。

按现有的资料来说,此次烧掉的主要部分是塔尖的耳室和加盖塔。

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巴黎圣母院又险些毁于一旦。

除了今天这场大火外,现代的巴黎圣母院也不是一帆风顺走过来的。

比如工程师按当时的方法修外墙时,墙体很容易出现裂缝。